西岩

悔不该杀那华佗

做个壁纸自娱自乐,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那么短就不起题目了·下(

一个抖s:

哦这个很污的lo炖了一小点一点也不污并且不好吃的肉     完整版带肉的见


http://weibo.com/1929312965/CsaOeh4d9?type=comment#_rnd1437486780895


因为怕被锁所以只能这样_(:з」∠)_    希望食用愉快!不愉快也请不要打脸【doge  还有这个lo非常喜欢和人聊天如果你看了愿意评论的话会超开心的!以下正文!


-------------------------------------


这话当然并不可信,先不说那时二人的年龄差几乎有十岁,单看那双眼睛就太不同了,面前着暗淡的一双眸子,怎么可能和那时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洪生的目光的充满了生的欲望和渴求的眼睛相提并论。


洪生不过是故意这样说,想要看看高晋对曾经的事情到底有多在意罢了。


一旁站着着的狱警小心翼翼的撩起眼皮偷偷看了一眼他的典狱长大人,又迅速的低下头去。


高晋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又迅速恢复了平静,“当年,谢谢洪先生。”


那一瞬间的迟疑当然没有被一直注视着高晋反应的洪生错过。


洪生微微松了口气,几乎要为自己还能撬动这个人看来坚不可摧的外壳感到一点小小的庆幸。


“好了,没什么好看的,阿晋,走吧。”


“接下来去哪里洪先生。”高晋看着洪生坐到车后排的座位并拉上了安全带,才坐到驾驶位上,开口问道。


“泰国最大的地下黑拳市场,你应该知道是哪里吧。”洪生坐着,眼睛从镜框上沿看向后视镜中映出的高晋的脸。


高晋点头,从表情看不出什么波动,“知道,洪先生要去玩一下嘛。我听说最近有几个种子选手表现不错,可以下注。”


洪生没说话,敷衍的嗯了一声。


高晋的车始终开得很稳,抵达距离北孔普雷监狱不远的黑拳市场也并没花多长时间。


脏乱的地下市场中,昏暗的灯光映射着人们脸上癫狂的表情,欢呼与哀嚎此起彼伏。高晋微微眯起了眼,抬手整理了一下领带,“这边走洪先生,那边是新人注册的地方。”


“带我去见见这里的头儿。”


大肚腩的男人坐在一张奢华的办公桌后面,手指间夹着雪茄,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洪生,又看了看恭敬地站在他身后的高晋。


这边的生意一直是高晋在打理,所以他并没有见过洪先生,但看见此时的情况,心里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脸上挂出笑来,“这位就是典狱长的老板吧,幸会幸会。”


“恩,没什么别的事,只不过想让我的典狱长来你这儿试试拳脚,打上两场。”


洪生说话声音不大,飘飘悠悠吹进高晋耳朵里,却好像就变成了一块石头,一下子砸了下去。


“这....洪先生,这不太合规矩吧……”


“你们这些庄家,不是有钱赚就可以嘛。”洪生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推到男人面前,“这里是二十万美元,我到时会压高晋赢,不管赢了多少我都给你,输了你也不用担心,这卡里的钱我也都给你。”


男人的眼中藏着贪婪的光,伸手摸过了卡,又看了眼高晋无表情的脸,说了一句,“我听说典狱长身手了得,不过这打黑拳的都是不要命的打法,还是要小心啊。”


交易达成的全过程,洪生都没有看一眼高晋。


高晋对于黑拳其实该说是相当熟悉的,他十六岁时,就差点死在了那个黑暗的拳台之上。若不是洪生突然兴起的大发慈悲,他应该早就变成了狗嘴里的一堆模糊的血肉白骨,腐烂消失。那时的肮脏,卑微,每天都在那个擂台上拼死拼活,其实直到现在,也依然是高晋挥散不去的噩梦。


他不知道洪生为什么又要带他回到这里,又要让他站到那个台子上。


于是他只开口问了一句,“洪先生,我能不能不换衣服。”


只有这身笔挺的西装,能让他觉得自己早就不再属于这个地方,让他能不在重回那时的梦魇。尽管合身的西服只会限制他的身手,他也不愿脱下。


男人为洪生在黄金位置准备了一套座椅,洪生坐在那里,眼睛盯着站在拳台之上依然西装革履的高晋,眼底闪过一丝光芒。


比赛开始,给高晋安排的对手并不算强,那人甚至没能打到高晋一下已经被高晋一记扭身飞踢踢下了擂台。


这一场洪生押的也并不多。


直到第三场,高晋才算碰到了对手,那人也是高晋曾跟洪生提过的种子选手之一,是个有名的泰拳高手。高晋虽然仍然站着一些上风,但也避免不了的被那人坚硬的拳头和手肘打中了几下,他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血迹,随手把落下来的一缕头发借着血液又捋到耳后。


他讨厌自己这副样子,凌乱的,不堪的。


洪生终于又从高晋的眼中看到那狠厉的光芒,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


当高晋终于将那个人打翻在擂台上时,他站了起来走到了拳台边上,顺手替高晋整理了一下褶皱了的西服下摆。


“就到这儿吧阿晋。”


高晋回头看向洪生时还没来得及调整自己的表情,那一双带着血的光芒的眼狠狠打进洪生眼中,叫他忽然升起一股燥热。他手上用了点儿力,高晋的表情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顺从的从擂台边上的绳下面钻了出来,站到洪生身边。


“你不喜欢这个地方,阿晋。”


离开那个黑暗的地方回到车里的时候,洪生忽然开口说道,语气里没有询问。


高晋罕见的没有回洪生的话,沉默的开着车。


洪生把这当做高晋无声的反抗,心里倒有些开心起来。


他养的狗太多了,然而他不希望阿晋变得和他们一样。


洪生叫高晋把车开回了他在泰国暂住的地方,高晋跟在他身后刚迈进屋子,却被洪生回身用手杖轻轻抵住了喉咙。


“你今天表现得很好,阿晋。”洪生的手杖慢慢的下滑,戳在高晋胸口,又落到小腹。

那么短就不起题目了·上

一个抖s:

因为这一发是清水所以就放到这里啦!之后写到肉都会发在微博!微博也会放完整版!http://weibo.com/1929312965/profile?topnav=1&wvr=6   这里这里


这次的文也算是跟我前两篇有联系吧。被送到泰国后的典狱长第一次在泰国迎来洪生的故事。当然会有肉不会这一发还没写到XD   欢迎食用




“洪先生,那批货今天就能到我这儿……恩,会安排好您请放心……是,都很妥当……您最近身体怎么样……好,再见洪先生。”高晋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到那边的人已经挂断了电话才按下了挂机键,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高晋被洪生安排到泰国北孔普雷监狱做典狱长已经三年了,这三年里,他从没有一刻能放松下来,他每天西装革履,穿梭在昏暗潮湿的监狱之中,为洪生的生意把好经他之手的每一道关卡,事无巨细。


一开始他不会说泰语,不习惯穿西装打领带。然而现在他的泰语已经如同母语一样纯熟,西装领带更是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像一层坚硬的壳严丝合缝的保护着他,装点着他,将他包装成一尊完美的雕塑,无喜悲,无哀怒,不让他那些自认为的卑微丑陋的过去暴露在外人面前。


对于高晋来说,唯一不变的,似乎就只有对洪先生数年如一日的憧憬与尊敬。


人都是一样的,那个把你从地狱之中拯救出来的人,即便他是更为可怖的恶魔,也已成为你生命中唯一的救世神祇。


他不太在乎洪生到底是做什么的,也不在意那颗在外力辅助下才能跳动着的心是不是还有一丝活人的情意,他只知道,那个人是洪生,仅此而已。


已经够了。


不久前阿刀曾来这里找过他,他的脸色似乎看起来比高晋离开的时候要更苍白一些,脸色也更加阴郁,本来话就不多的人这次干脆一句话也不说——交代事情都用手机代劳的时候高晋才发现阿刀是哑了,他没问什么,虽然阿刀是当年那些还在洪生身边时候唯一一个勉强算是他的朋友的人。高晋对揭他人疮疤这种事情没多大兴趣,何况就算他问了又能如何,他也没办法治好阿刀。


“典狱长。”穿着狱警制服的人敲了敲高晋办公室的门,在得到高晋应允后走了进来,将一叠资料递到了高晋面前。


“这次的货源已经到了,这里是他们的资料以及体检报告,请狱长过目。”


高晋接过资料,迅速的浏览了一遍,而后起身,整理了一下领带,“走,去看看。”


快走到那间隐蔽的牢室的门口时,高晋掏出手帕掩住了口鼻,退后了两步让狱警打开了牢门,他的视线扫过那一群瑟缩着的人,落在最角落里一个亚裔小女孩的身上,她瘦弱的身体不住颤抖着,仿佛马上就要晃散了架,颧骨都凸起的脏污小脸上一双大眼格外突兀,然而那眼睛完全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任何光彩,像是摔坏了的玻璃珠,雾茫茫的一片。


“那个,就是那个七岁的小女孩儿?”高晋的声音从掩住的嘴巴里出来,依旧是公式化的不带丝毫感情色彩。


身旁的狱警点了点头。


高晋没在多看,转过了身,理了理有点起皱的领口,“行了,照看好他们别出什么意外。”


走到没人的地方的时候高晋重重喘了一口气,伴随着喘气声响起的还有口袋里的手机。


“喂,洪先生,有什么事吗。”


“……现在?不,没有问题,我立刻到机场接您……好的,洪先生,一会儿见。”


放下手机的时候高晋发现自己手心出了一层薄汗。


他已经三年没有见过洪生了,自从被安排到这里之后,洪生一直都是通过电话给他下达一些命令,偶尔有过几次视频电话,但是却从来没有亲自来过这边。


高晋很担心是这边的生意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洪生电话里说他已经在泰国机场了,高晋根本没有时间去彻查些什么,他只好把一些事情交代给了下面,就匆匆赶去了机场。


高晋在机场外面又整理了一遍自己的衣装,才一步一步走进了机场里面,走到了洪生身边。


洪生看上去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手中多了一根手杖,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身边连阿刀都没带着。


高晋微微笑着,俯下身子行了个礼,“洪先生。”


洪生看了看他,拄着手杖站了起来。


“去你的地方看看。”


高晋点头应是,走在洪生后方半步远的位置,规矩的如同他身上板整的西服,找不到一丝错处。


上车时为洪生拉开车门,还妥帖的用手护住了车顶。


车上的空调温度似乎都一点不差,正是洪生最喜欢的感觉,车速也控制的恰到好处,没有让洪生感到任何不适。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从机场开始,直到回到了北孔普雷监狱,高晋从来没有正面迎向他的目光过。他一直半垂着眼,比他稍高一些的洪生就只能看到他薄薄的眼皮和挺直的鼻梁。


洪生觉得略微有些不爽。


到了监狱中高晋又自然地走到洪生前面为他领着路,“洪先生,要先去看看这次的货嘛。”


这个人真的和三年前看起来不大一样了,似乎在刻意保持着什么,彬彬有礼,冷静自持,却叫洪生只想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跟着高晋走到关押货源的地方,漫不经心的看了一圈,抬起手杖指了指方才那个七岁的小女孩儿,带着点儿笑开口道,“你刚被我捡来时,也差不多就是那副样子,脏兮兮的,可怜极了。”


一旁站着着的狱警小心翼翼的撩起眼皮偷偷看了一眼他的典狱长大人,又迅速的低下头去。


高晋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又迅速恢复了平静,“当年,谢谢洪先生。”


那一瞬间的迟疑当然没有被一直注视着高晋反应的洪生错过。


洪生微微松了口气,几乎要为自己还能撬动这个人看来坚不可摧的外壳感到一点小小的庆幸。


“好了,没什么好看的,阿晋,走吧。”





北孔普雷监狱42

doeer148:

  洪文刚死了,高晋在医院昏迷。那些保镖和没有来得及处理的香港元老被志杰的小叔抓了起来。志杰离开泰国之前,拍了一下阿猜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大概可能醒不过来了。”阿猜说着,叹了一口气。


  志杰知道这个情况之后也只能无言,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在洪文刚那里搜出来的东西他也没敢告诉阿猜,只是默默的吩咐同事们收好,别被媒体发现了。他的同事倒是同情高晋,觉得他这样做是人之常情,但是志杰知道其实不是这么回事。那时候要是自己杀了洪文刚,就逃不过一死,要是洪文刚没死,他和阿猜就得死,而且自己最有可能身败名裂,因为自己确实做了违法的事。但是现在洪文刚死了,威胁不到他和阿猜,高晋昏迷,帮不了洪文刚处理事情,所以这个集团算是到头了。


  阿猜现在又要再多休几天的病假,他觉得自己上头的人脸都要绿了。


  “爸爸。”阿莎从门外走进来,手上拿着一个mp3,放到床边的桌子上面“爸爸,医生说过两天就拆线了。”


  “莎,这两天你带点东西给邻居,还好有他们照顾你。”阿猜觉得自己女儿不容易,年纪那么小就要开始自己做这做那。


  “我已经列好清单了,爸爸你看这些东西好不好?”阿莎在背包里面翻找着,结果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一时赌气将东西倒了出来,包括了阿莎心爱的玻璃球。


  “哐啷”玻璃球咕噜几下滚落,摔倒地上,碎了。


  “哎呀!”阿莎蹲下来,看着碎掉的玻璃球,心痛的皱眉头。


  “莎,别捡,去问外面的护工借工具清理。”阿猜担心阿莎会割到手,坐了起来。


  “爸爸,你看。”阿莎手上拿着一个色彩艳丽的小鸟“玻璃球里面的小鸟飞出来了。”


  阿猜顿了一下,笑着说“是的,他飞出来了。”


  阿猜拆完线之后走到高晋的病房,高晋身上还有很多固定的支架,心电图跳动着,告诉世人这个人依然活着。


  “典狱长,高先生。”阿猜坐在高晋的病床边上,觉得自己刚刚很傻。所以他闭上嘴,看着现在的高晋,伤的真是重。阿猜记得高晋是摔到车上又弹了一下,直接倒在了一堆玻璃渣上面,医生在他的背上挑出了整整一碟的碎片,那时候高晋的伤势重的连医生都觉得几乎可以宣布死亡了,不过也许他就是命硬,上次志杰勒不死他,这次也没有摔死他。


  “爸爸。”阿莎走了进来,看见昏迷的高晋,先是开心的笑起来,然后又看见他身上的支架,整张小脸皱了起来“爸爸,叔叔怎么了?”


  “叔叔受伤了。”阿猜搂住阿莎,小声说“很重的伤。”


  “那么阿莎以后可以来看看叔叔吗?”阿莎伸出手放在支架旁边,看着脸色苍白的高晋。


  “可以。”阿猜点头。


  所以自从那一天开始,阿莎就会跑到高晋的病房进行持续的“骚扰”,有时候甚至将阿猜需要的东西往阿猜的房间里面一放就跑到了高晋的病房。


  “叔叔啊,这个小鸟送给你。”阿莎一个彩色的小鸟放在了高晋的床头“这个是阿莎第一次看见叔叔的时候,叔叔帮我捡回来的。”阿莎托着脸看着高晋,笑起来“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叔叔是个很温柔的人。”接着阿莎又说了一堆自己在学校的见闻和打扫时候的各种小问题,然后说起了最近看的电视剧和电影,还有自己喜欢的明星什么的。


  高晋很安静的听着,阿莎有时候也会觉得无聊,因为高晋不能给她任何回应,不过她有自己的解决办法,她会悄悄的戳戳高晋的脸,阿莎觉得自己这样像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坏事。直到有一次,她戳的正高兴的时候,高晋张开了眼睛,阿莎咻的将手收了回去,背着手看着依然朦朦胧胧的高晋。


  “你是……阿猜的女儿。”高晋想抬手,但是他发现自己连动都动不了,最后的记忆是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居然还活着,高晋自嘲的想。


  “叔叔?”阿莎有点怯怯的叫了一声。


  “我没事。”高晋转过头,看着阿莎,看见阿莎红润的脸色,他问“你爸爸呢?”


  “爸爸在另一个病房。”阿莎小声问“叔叔,我把医生叫来好吗?”


  “好。”高晋渐渐地清醒过来,对着阿莎虚弱的笑了一下“谢谢。”


  阿莎有点脸红,也不知道是被撞破坏事的不好意思还是高晋那时候笑的太温柔。医生是迅速细致的,阿猜在旁边看了很久,直到医生离开之后他才和高晋说起话来。


  “高先生,那个人死了。”阿猜告诉高晋那天之后的事情,高晋默默的听着,没有表示,直到最后听到陈志杰将他列入证人计划的时候才有点波动。


  “志杰说那是他欠你的。”阿猜想要挠头,但是又放下手“你的身体也不适合进监狱。”受伤太严重了。


  “我知道了。”高晋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他接着问“我的背是不是受伤了?”


  “你摔下来的时候弹了一下,倒在玻璃渣上面了。”阿猜如实说。


  “嗯。”阿猜觉得那时候他看见了高晋脸上的释然。


  “谢谢你让阿莎来跟我说话。”高晋看着阿猜,放松下来的他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阿猜坐在床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以后我让阿莎经常过来吧。”阿猜说。


  “嗯。”高晋轻轻的应了一声。


END


那个啥,这里算完结了。


接下来我写一个ABO的不现实炖肉短番,至于CP,你们觉得是什么都行,AA,OO都行,我不挑(其实只是单纯的想炖肉,但是不知道该炖什么肉)。

北孔普雷监狱41

doeer148:

“典狱长……”阿猜小声说,他看见高晋咬着牙。


  “嘘。”洪先生又坐到阿猜身边,看着高晋。


  “洪先生。”高晋的声音有点沙哑“我可以换他们的命吗?”至少保证一个人完整的活着,不然阿莎怎么办?高晋不后悔救了阿莎,因为他看见阿莎健康的跑着笑着的时候觉得很好,心里暖暖的,他希望阿莎可以这样长大。


  洪文刚眯起眼睛,他觉得自己渐渐地掌控不了高晋,但是又不知道实际出了什么问题。


  “值得吗?”洪文刚挑起高晋的下巴,看着那双眼睛,高晋的眼角有点发红。


  “洪先生,我求您。”高晋自从被洪文刚救下之后,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人。阿猜听到高晋这样说话,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团火在烧着。


  “洪先生,您是我的恩人。”高晋接着说“只有这次,我求您。”


  你为什么不反抗?阿猜觉得越来越生气,用力挣了一下手上的手铐。哐当的声音让洪文刚回过神来,他看着眼睛充血的阿猜,笑了一下。阴冷凶狠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他曾经是你的典狱长吧。”洪文刚笑着说“真有趣。”他的手指按住高晋的下唇“可惜他不外借。”手指慢慢的来回摩挲,感受着。


  “你不可以这样。”阿猜很生气,但是现在被锁住了,没有办法起来“典狱长,你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


  “阿晋试过的。”洪先生仿佛在夸耀一样说“后果很惨烈呢。”高晋轻微的颤抖起来,洪先生满意的感受着他的反应“做了一年的噩梦啊那一次。”


  “你他妈闭嘴!”志杰割断了绳子,扑了过来,按住洪文刚,手上的刀抵着他的脖子。


  “外面还有人呢,你杀不了我的。”洪文刚倒是平静“而且这个狱警也是个累赘。”


  “大不了和你一起死。”志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你觉得阿晋同意吗?”洪先生看向依然跪着的高晋“而且这个狱警还有女儿呢。”他扫了一眼两个人“要么阿晋你杀了这个警察,至于这个狱警,只要不说话就好了。”


  高晋站了起来,慢慢抬起眼睛看着志杰,他看见高晋眼里的杀气。


  “高晋,他不会放过阿猜的。”志杰看着高晋,说道“你很清楚。”


  高晋看着阿猜和志杰,觉得真是好笑,又是这两个人。他不可以杀自己的恩人,但是阿猜和志杰必须活一个,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放开洪先生。”高晋恢复到冷冷淡淡的状态,尽管他的眼角还是红的。


  志杰刺破了洪文刚的脖子,血珠滑了出来。


  “我的血很贵的。”洪文刚看着已经摆好架势的高晋,笑起来,然后就对阿猜说“狱警先生,你怎么看?”


  阿猜脸上的肌肉颤抖着,显然是气的不轻“我不相信你。”


  志杰对高晋说“你,去外面把钥匙拿来!”他看着高晋的目光还有点希冀。


  高晋没有回应志杰的眼神,他走出去,将钥匙要来,交给志杰。洪文刚也不阻止,让志杰打开了阿猜的手铐。


  “现在你想怎么样?”高晋看着志杰。


  “帮我们准备一辆车。”志杰说。阿猜坐起来,看着高晋,眼里有点失望。


  “好。”高晋盯着志杰,脸上没有刚刚的动摇,冷漠的看不出情感。


  “快点。”志杰抓住洪文刚,洪文刚皱了一下眉头,看着高晋的眼神带了点试探。


  高晋走了出去,但是许久都没有进来。志杰和阿猜都有点着急,最后高晋总算走了进来,志杰走出去的时候看见那些保镖就这样围住了病房,然后在看见他们的时候自动的让开一条路,但是又紧紧的跟在后面。


  “让他们离远点!”阿猜走得不快,志杰有点紧张。


  高晋挡住了上前的保镖,跟在了他们后面。阿猜仔细的留意着高晋,他觉得高晋现在这个状态有点不对,有点冷漠过了头。就在他晃神的瞬间,高晋冲了上来,将他制服在地。志杰见状,迅速的想要往下走,但是几个保镖挡住了他的路,所以他只有往上跑。


  “妈的,还好你换心了,不然半路你就死了。”志杰一边跑还一边抱怨,洪文刚被他扯得直皱眉头。


  “你而家都走唔到咯,仲抓住我又乜嘢用姐(你现在都走不了了,还抓着我有什么用呢)?”洪文刚回了他一句。


  志杰跑上了天台,回头看见高晋也追了上来,有点喘气的看着志杰。


  “放了洪先生。”高晋看着志杰,眼里没有半点波澜“不然你和阿猜都得死。”身后的保镖也跟了上来,有几个明显的挂了彩,阿猜刚刚也是反抗得厉害,志杰看见阿猜脚步有些轻浮,知道现在只能速战速决。


  “高晋。”志杰说“让那帮手下下去,留下阿猜,我们再谈。”


  高晋抓住阿猜,往前走了两步,保镖们自觉地留在比较远的地方。


  “不要反抗。”高晋抓住阿猜,小声的吩咐“不要动。”阿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带到了志杰面前。


  “现在呢?”高晋看着志杰。


  “高晋你有点志气好不好。”志杰看着高晋“比狗还忠心。”


  “知恩不报,那才不是人。”高晋冷冷的说。


  “他妈的,把阿猜安全送走!”志杰说“我就把你老板还给你。”


  “那也没什么用,你还是认命吧。别垂死挣扎了。”高晋捏住阿猜的手指,阿猜觉得自己的手就要被掰断了。


  “你!”志杰拉住洪文刚往后走了一步,大不了对不住阿猜。


  “杀左我,你就系杀人犯了,啊sir(杀了我,你就是杀人犯了,阿sir)。”洪先生说“唔好唔记得,我而家肿系良民黎嘅(不要不记得,我现在还是好市民来着)。”


  志杰无奈,似乎真的是无路可退了。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警笛声。洪文刚讶异了一下,望向高晋,高晋没有表情的抓紧了阿猜。阿猜也回头看着高晋,一时说不出话。


  红色蓝色的灯光打在志杰的脸上,志杰觉得自己手上又有血流了回来,但是自己现在的情况依然很尴尬,因为他手上完全没有洪文刚的证据。而高晋,他看着高晋,阿晋的眼睛没有看着自己,灯光在他的脸上显得有点扭曲。


  “阿晋,放开裹个狱警(阿晋,放开那个狱警)。”洪先生笑起来。


  “洪先生。”高晋松开手,阿猜有点站不稳,他趔颠了几下,听到高晋说“对不起。”然后就是看见高晋冲上去的画面,他推开了志杰,抓住洪文刚从楼上跳了下去。志杰看见洪文刚脸上的不敢置信。


  过了没几秒,楼下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还有警察的惊呼。




很快写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洪先生死了,我好开心啊~~_(:зゝ∠)_累死我了。


ps:早上不要空腹喝咖啡,我今天就这样浪了半天回不过魂。


最后,别打我_(:зゝ∠)_

北孔普雷监狱40

doeer148:

洪先生觉得这次高晋真的玩大了,所以他打算先去看看那个被打伤的狱警。洪先生是知道高晋救了这个狱警的女儿的,他也知道高晋不忍心,所以才挑了那一天来抓人。那天晚上,当他走进病房的时候,狱警刚刚坐起来,看见洪先生,他的眼里出现了不可置信。


  “你……”阿猜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心底一凉。然后就是洪先生身后出现的几个西装保镖。


  “别担心。”洪先生的翻译用泰语说道“很快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另外一边,志杰和高晋被围住在房间里面,高晋看着这些保镖,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志杰却是一副紧张到不行的神态。


  “高先生,这是您的电话。”一个保镖将手上正在响的电话递给了高晋,高晋接过电话,里面传来了洪先生的声音。


  “阿晋,玩够没啊(阿晋,玩够了吗)?”洪先生可以说是十分温柔的问。


  “洪先生,您在哪里?”高晋心里有点不安。


  “你听下(你听)。”洪先生将手机递到阿猜嘴边。


  “怎么了?”阿猜听不懂粤语,问道。


  “明唔明啊(明白了吗)?”洪先生又将手机贴在自己的耳边,等着高晋的回答。


  “我现在过去。”高晋觉得自己其实只是出来在洪先生的花园里面转了一圈,根本没有离开过他的控制范围。


  “米住,带埋裹个死吖sir过黎(等一下,把那个混账警察也带过来)。”洪先生说。


  “知道了,洪先生。”高晋看了志杰一眼,说“你也跟着过去。”


  “草。”志杰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真是背到家了。连翻身的机会都不给。


  志杰再次看见洪文刚的时候,他发现这个人果然已经变了,换了心对他的影响简直就是脱胎换骨,当洪文刚挺直腰板走过来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气势有点吓人。


  “洪先生。”高晋站在志杰的面前,依然的低眉顺眼。


  洪先生看见高晋穿着廉价的衣服,稍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看着陈志杰,眼神犀利的将他从上到下扫了一眼。


  “阿晋,去换衫(阿晋,去换衣服)。”洪先生让手下拿出在酒店带来的衣服,递给高晋。


  志杰觉得洪文刚真是奇怪,现在还在意高晋的穿着。


  “洪先生。”高晋接过衣服,声音里面带着询问。


  洪先生没有理会高晋的询问,直接就让手下将志杰绑在凳子上,然后锁住阿猜,再离开病房,散落在医院的各个角落看守着。


  “阿晋,跟我翻香港(阿晋,跟我回香港)。”洪先生拍了一下高晋的肩膀“换好衫先,我仲有滴野同你讲(先换好衣服,我还有些东西跟你说)。”


  高晋点头,走进了卫生间。志杰看着阿猜,两人眼里都有着不确定和疑问,阿猜还看了几眼洪先生,他慢慢的走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表情放松,感觉到阿猜的视线,他还转过头对阿猜笑了一下,然后用泰文说“你好,我是洪文刚。阿晋的老板。”然后顿了一下,又开口说“你的女儿挺可爱的。”


  “洪文刚!”志杰忍不住喝了一声。


  “这里是医院,你安静点。”洪文刚还是说着泰文,摇了摇头“嘘,good dog。”


  “你!”志杰脑门上的青筋暴起来。


  “不听话,我就打他。”洪文刚指了一下双手被锁在病床上的阿猜,还是在微笑。


  志杰将嘴里的话憋回去,盯着洪文刚。


  “阿晋的眼睛曾经也像你一样带着光。”洪文刚双手压在拐杖的手柄上,微微朝着志杰的方向弯了一下腰“不过他现在更加好。”


  “神经病!”志杰忍不住说了一句粤语。


  阿猜看着洪文刚,咬了一下牙,他知道这个人不是好人,如果说高晋还有良心,这个人完全就是黑吃黑吃出来的。


  扫了一眼这两个无法动弹的人,洪文刚思考着要不要将他们卖掉,毕竟一个是老是坏事的警察,而另一个是高晋称得上算是朋友的人。


  “洪先生。”高晋穿着衬衫和西裤走出来,不经意的看了被绑着的两人一眼。


  “过来。”洪先生看着高晋,对他招了一下手“照顾一下你的朋友。”高晋明白这是让他也说泰文的意思。


  “明白了,洪先生。”高晋走到洪先生面前。


  “跪下。”洪文刚看着他,命令道。


  “高晋【典狱长】!”志杰和阿猜叫了一声。但是高晋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跪在洪先生面前。


  “现在听话了?”洪先生伸出手整理了一下高晋的头发“不用害怕。”看见高晋低垂着眼睛,洪先生收回手。


  “现在,这两个人你只能救一个。”洪文刚说“另一个要切掉一条腿。”


  高晋抬起头,看着洪先生。


  “你来动手。”洪先生看着高晋“像我当年捡你回来的时候一样,自己争取机会。”


  “洪文刚!你疯了!”志杰觉得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


  “不然,我就让你只剩下这张脸有用。”洪文刚托着下巴,看着高晋。


  阿猜听明白了这句话,震惊的看着洪文刚,颤抖着问“你怎么可以……”


  “他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洪文刚慢悠悠的说“是不是?阿晋?”


  高晋点了一下头,阿猜看见高晋紧紧握住的拳头,上面已经看得见凸起的静脉。


  “高晋!你是个人啊!”志杰大声说“你……”洪先生走到志杰身边,甩起拐杖,把他打出了满脸的血,志杰觉得自己有几颗牙松掉了,吐出几口血,他嘴巴张着,但是说不出话来。看见洪文刚转过身,他在衣袖内衬里面摸出小刀,开始割绳子。





北孔普雷监狱39

doeer148:

  高晋最后是被志杰带到了上次关着自己的屋子里面,好歹是可以躲一阵了。他还是舒了口气,志杰就没有他这么放松了,这次要是不成功真的会被洪文刚弄死。


  “你自己在这里呆着,不要动什么心思,我会送饭过来的。”志杰盯着高晋,后者正打开浴室的门,看了几眼。


  “知道了。”高晋回过头,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回到了上次监禁的地方。


  洪先生知道高晋走了之后,首先是笑起来,然后是吩咐手下将他带回来,还有取消今天的飞机,他看着手下忐忑的表情,动了动手上的拐杖,然后整个人窝在了椅子上,抽起烟,他变幻莫测的表情让手下们不敢细看。


  “要是他不愿意回来。”洪先生说“那就打断他的腿。”这样他就走不了了,洪先生想象了一下这样的高晋,又笑了起来,现在他不羡慕高晋健康的身体了,他只是在享受高晋的顺从,甚至是不得不服从。


  “阿莎,你来了?”志杰这回撞上了阿莎,他有点心虚的看着阿莎。


  “志杰叔叔。”阿莎还是那么可爱,她有礼貌的打了招呼,然后就说“志杰叔叔,爸爸说你要送我礼物呢。”她有点小小的期待。


  “啊,我忘记带来了,下次带给你好不好?”志杰有点语无伦次。


  “志杰叔叔你怎么怪怪的?”阿莎觉得今天志杰没有像之前那样子话唠,有点不适应。


  “没什么,最近有点水土不服。”志杰打算蒙混过去,但是又不敢看阿莎。


  “志杰叔叔,你是不是做坏事了?”阿莎忽然问,志杰吓了一跳,更加不敢看阿莎了。阿莎看见志杰的反应,点了一下头,说“嗯,志杰叔叔,你一定干了坏事。”


  志杰有点哭笑不得,但是阿莎又没有说错。


  “志杰叔叔,是不是开不了口道歉?”阿莎接着问。


  “哎呀,不是。”志杰现在内心很纠结,他是做错了事情,但是向一个罪犯道歉,他又觉得怪怪的。


  “不可以逃避的。”阿莎板起脸“那样子是不对的。”在阿莎的内心里,她觉得做错事不道歉是很过分的“志杰叔叔,要是做错事不认错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阿莎,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志杰想要解释,但是面对阿莎坚定的目光,他觉得自己现在其实很窝囊。


  “不要骗我哦,我看得出来的。”阿莎眯起眼睛,小表情看起来真的很有威慑力。


  志杰无奈,只得答应下来。而阿猜在病床上面想笑但是又笑不出来,他当然知道志杰是在纠结什么,确实是不简单的事,但是在阿莎眼里这件事很好解决。


  “哎,阿猜,你的女儿越来越难缠了。”志杰有点打趣的对着阿猜说。


  “莎有时候说话挺有道理的。”阿猜想起自己女儿的各种小道理,也是觉得挺有趣的。有些事情小孩子比大人看得清楚。


  “你还真的支持我对高晋道歉啊?”志杰有点不可思议。


  “至少让他不要起诉你。”阿猜很实际的说“不是我说,你是欠人家一个道歉。就算他作恶多端也轮不到你来审判。”不然要法律来干什么?


  “哎。”志杰叹气,然后接着说“阿猜,我打算在这件案子上面做最后一搏。”志杰现在的侧面在阿猜看来有破釜沉舟的感觉。


  “要是搏不成呢?”阿猜有点担忧的问。


  “那就回去做文职。”志杰笑了笑,其实这并没有这么轻松。


  “到时候放假来我家吧,我带你去看看泰国的好地方。”阿猜没有接着追问,只是这样说“有时候不要太偏执了。”


  “我知道。”志杰看着自己的手指,点了一下头。


  志杰带着晚饭回到酒店的时候,高晋刚好从浴室走了出来,穿着一套志杰留在这里的衣服,领口开的有点大,志杰看见了他背上有纹身。


  “你纹身怎么来的。”志杰只从上次看见这个纹身就觉得这个纹身看着和高晋不太搭调。


  “纹的。”高晋挑了一下眉毛“你没有查到这个吗?”他冷淡的问。


  “怎么可能什么都查到?”志杰说。


  “那也是。”高晋擦了一下头发,走到志杰面前。


  “阿猜恢复的不错。”志杰说。


  “嗯。”高晋将毛巾搭在自己的肩上,眼神没有什么波动。


  “那天晚上你是知道有人去带你走吗?”志杰看着高晋。


  “知道。”高晋也看着志杰“就算告诉阿猜又怎样?”


  是不会怎样,志杰心里默默的想“你都要逃走了,为什么还跟他们走?”


  高晋这次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志杰,然后说“你的调查内容真是不齐全啊。”


  “你给过钱阿猜,不过有他帮忙不是更加好吗?”志杰坐下来“至少那样你逃走的机会变大了。”


  “警察先生。”高晋看着志杰,说“那么阿猜的女儿怎么办?”十二岁,没有亲戚管的话,只可以进福利院,但是身体没有正常孩子好,而且也过了收养年龄。


  志杰沉默起来,过了好久才说“你确实挺矛盾的。”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有能力把自己圈出了一个坑_(:зゝ∠)_